急救赞歌
2018年11月02日

请打开公元二0一二年二月十六日记

灰色的天,显得那么阴沉沉,寒风一阵一阵的刮起。

中午,值班室暖阳阳的,当班人员正在吃饭,突然铃声响起,

奔向救护车,随着警灯闪亮,救护车急速驶向现场,从警铃响到救护车起动只五十三秒。

现场就是战场,当水警把落水者运到码头后,医生当即检查落水者情况:喂!喂!喂!不能应答神智不清;用手摸摸颈动脉,没有跳动;探一探,没呼吸;一边向在场的家属告知心跳呼吸,一边做胸外按压人工呼吸。

征得家属同意,在水警的帮助下把落水者抬到救护车上,继续做胸外按压人工呼吸,接上心电监护,并告诉司机与急诊科联系要他们做好接诊准备。三分多钟救护车到达医院门,急诊科的医务人员已在门口等待,在车傍进行交接,心电监护仪显示病人已有三十至五十余次自主心跳,但仍没呼吸,神智仍不清。一同把病人移到抢救室继续抢救。

辛苦那——没关系;

饿着那——没关系;

把衣裤搞脏了——没关系;

还没收到费——先救人;

他们没有豪情壮语,

他们只有踏实的工作。

这就是我们的同事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这就是我们的好同事,

这就是我们的120战士,

这就是我们值得信赖的120战士,

这就是我们值得称赞的120战士。